学生来信:火苗·热爱

发布时间:2020-12-17浏览次数:91

   我们第一次见到沈学玕沈老师的时候,是在国庆假期后的第一次近代史纲要的课上。我不由得想到,玕,如珠美石也。优雅,知性,严谨,完全符合一个大学老师的形象,尤其是身上那浓得化不开的历史厚重感,一下子就引起了同学们对这门课程的兴趣与好奇。

    当沈老师开口之后,大家更加的不可思议了。并不是想象中的一丝不苟几近刻板。可以说,是完全不一样的幽默风趣。她在传授我们知识的时候,有时会说一些合时宜的,恰到好处的玩笑话,一下子拉近了我们与她,与课本,与那段历史的距离。整堂课下来,我感觉向来不喜欢文科的我,仿佛初识历史,并初恋历史。

    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另外一个原因。站在讲台上的沈老师眼睛里是有光的,那种迸发出来的纯粹热爱的光,像极了未经世事的纯白少年。看得出来,她热爱着脚下这三寸讲台,与我们。第一节课时,她说,因为疫情的原因,她其实,已经暗自期待我们很久很久了,如今,可算是见到了。于是,她便将她那仿佛总不会枯竭的热情,传递给我们,让我们与她,一起投入到这小小世界中。

    前些天,同学们听到沈老师身体不适,好像是骨折了,不太方便来上课,要请假一周的时候,都对此表示惋惜。大家在想,不会有长时间无法见面了吧,毕竟身体为重。沈老师上课生动而富有亲和力,要是无法再听到她的课了,该多么可惜啊。而令大家都不曾想到的是,仅过了一周,她便坐着轮椅,艰难却又眼神坚定地出现在我们面前。说实话,我是没想到的,大家也是没想到的。我想,这确实是无比的热爱,才拖着抱恙的身体,坚定地又出现在她那热爱的讲台上。此之后,我切实地感受到,相比于之前,同学们上课更加积极,更加热情。

    腿受伤之后,沈老师坚持要来上课。家里人拗不过她,便只得每天接送。有一次,遇到教学楼的电梯正在维护,是没办法乘坐的,家里人便背着她,一阶一阶地往下走。上课时,她被学生搀扶着站上讲台,受伤的腿放在小凳子上,移动间尽是艰难。更出乎意料的是,沈老师始终坚持站着上课,也只有在下课时才坐下来休息片刻。我想,这是对讲台的着重,对教师身份的尊重。但也有些过于苛待自己了。可即便如此,即便是种种不便与艰难,她还是不愿意在家休息。

    但仔细想来,这样的事出现在她身上,好像也不奇怪,而显得理所当然。是因为热爱,敬业,所以即使是身体勉强的情况下,也不舍得一次站在讲台上的机会。也正是喜欢着讲台下,青春活力的我们,所以连不得已的一次缺席,也显得遗憾。在那三寸土地上发光发热,已与她的骨肉相连,是生活中已难以割舍的部分。可以说,授课已成为生命的常态,停下来反而无所适从。

    后来,偶然与毛德松院长聊起她,令大家热泪盈眶又倍感暖心的她。毛院长说,其实一开始学院是强烈要求沈老师在家休息,养好身体的,但她始终坚持要来上课,拗不过沈老师的执着,学院准备了椅子,但其实她也并未始终坐着上课。我还听说,她一直以来的教学测评位于学院前列,还曾获得学校“学生最喜欢的老师”称号。爱是相互的,她爱着学生,爱着讲台,爱着教学事业,有这样的成就我是毫不惊诧的。心底的火苗在燃烧,是无论如何不会熄灭的。

 

计算机学院、软件学院、网络安全学院 B200321心如